乌鲁木齐酒店按摩女|乌鲁木齐按摩休闲会所论坛
當前位置:首頁 >> 讀書傳媒 >> “馬克思為什么是對的”的西方語境與中國解讀
“馬克思為什么是對的”的西方語境與中國解讀
作者:范方俊  發布時間:2012/6/12 18:20:22  瀏覽量:
  【摘要】  《馬克思為什么是對的》,這是英國當代知名學者特里•伊格爾頓(Terry Eagleton)新近出版的專著所使用的一個帶有論戰性意味的標題。眾所周知,馬克思(包括恩格斯)自19世紀中后期創立了馬克思主義以后,其對西方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和政治制度的“真知灼見足以使‘馬克思主義者’成為一個令無數人心向往之的標簽”。[1]而自20世紀初馬克思主義被翻譯、介紹到中國后,馬克思主義在現、當代中國的傳播和確立,也一直是指導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思想原則。但是,在過去的20多年的時間里,隨著西方后工業社會的興起以及席卷世界的全球化浪潮的出現,在西方后現代社會和當代中國,一再發出否定或修正馬克思主義的雜音。正因此,特里•伊格爾頓對于“馬克思為什么是對的”的理論申辯,理所當然地成為當代西方和中國社會引人注目的一個焦點話題。

  【關鍵字】
  
  一、特里•伊格爾頓申辯“馬克思為什么是對的”的西方語境:后現代的合法性危機及意識形態問題
  關于《馬克思為什么是對的》的寫作緣起,特里•伊格爾頓坦誠其對“馬克思為什么是對的”的申辯,主要是對于近20年來西方后現代社會反馬克思主義思潮的理論回應:“有一種盛行的觀點認為,馬克思和他的理論已經可以安息了——在世界資本主義體系剛剛經歷了有史以來破壞性最強的金融危機的背景下,這樣的觀點更顯得格格不入,滑稽可笑。馬克思主義曾經是所有對資本主義制度的批判中理論最豐富、政治上最堅定的,但如今,人們似乎覺得可以把它作為久遠的歷史拋在腦后了。……(另外)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晚期蘇聯的解體推動了這種‘覺醒’,當代最成功的激進思潮——革命民族主義——此時已成強弩之末。后現代主義對所謂‘宏大敘事’不屑一顧”,并滿懷豪情地宣稱‘歷史的終結’”。[2]在這里,特里•伊格爾頓一語道破了“馬克思為什么是對的”的論題所對應的西方當代社會語境中的兩個核心內容:其一是西方后現代主義的合法性問題,其二是西方后現代主義的意識形態問題。
  首先是是西方后現代主義的合法性問題。按照德國學者沃爾夫岡•威爾什(Wolfgang Welsch)的解釋,西方的“后現代”所標簽的是西方社會近幾十年來發生的一系列顯著變化,“它不僅涉及美學或建筑學領域……同樣也沖擊著社會學、整理經濟學、科學技術、哲學領域。從工業生產社會向服務性行業為主的后工業、后現代的信息社會的過渡、經濟上從一種全球戰略構想向多元化戰略的轉變、由于新的科技的運用而發生的交往結構的變化、在科學上對于非決定性過程、開放的、自我組織與轉換的結構以及對混沌狀態突變與斷裂現象的研究、在哲學上對嚴格的理性主義和科學決定論的否定、從單一的知識形態向多元的、相互平行、相互競爭的知識范式的過渡等等”[3],而“后現代”的主要特征就是拆解、破碎、斷裂、突變、混沌、非確定性以及多元性,即“‘后現代’是一個人們用以看待世界的觀念發生根本變化的時代,其標志是機械論世界觀已陷入不可克服的危機。這種陳舊的觀念將世界視為一部巨大的機器,其中每一個事件都由初始條件所決定,而這些條件原則上是可以精確繪出的。在這樣的世界中,偶然性不起任何作用,每一個組成部分都在平衡中按照決定論精確運行,一切均服從于亙古不變的普適規律。然而,最新的科學研究成果和近二十多年來的社會發展證明,用這種觀念去看待自然和社會,許多現象無法得到解釋。對于今天的世界,決定論、穩定性、有序、均衡性、漸進性和線性關系等范疇愈來愈失去效用,相反,各種各樣不穩定、不確定、非連續、無序、斷裂和突變現象的重要作用越來越為人們所認識,所重視。在這種情況下,一種新的看待世界的觀念開始深入人們的意識:它反對用單一的、固定不變的邏輯、公式和原則以及普適的規律來說明和統治世界,主張變革和創新,強調開放性和多元性,承認并容忍差異”。[4]在西方的后現代主義理論家們看來,包括馬克思主義在內的19世紀以來的各種科學理論,在自身地位的合法性問題上都是自說自話、充滿危機的,“它制造出有關自身地位的合法化話語,即一種被叫做哲學的話語。……依賴這種元話語來證明自己合法,而那些元話語又明確地援引某種宏偉敘事,諸如精神辯證法,意義闡釋學,理性或勞動主體的解放,或財富創造的理論”,[5]而后現代主義所秉承的對于元敘事的懷疑精神,則讓其在西方當代社會里徹底地失去了合法化意義:“在當代社會與文化——后工業社會和后現代文化中,知識的合法化問題以不同的術語加以系統闡釋。但無論它應用何種整合模式,也不管它采取的是思辨型敘事或解放型敘事,宏偉敘事總歸已經失去了它的可信性質”。[6]這樣,西方的后現代主義憑借對于包括馬克思主義在內的所謂“宏大敘事”的消解,在巧妙地規避了自身理論合法性的同時,以不證
自明的非確定性確證了自身的合法性。
  其次是西方后現代主義的意識形態問題。意識形態(Ideology),是與一定社會的經濟和政治直接相聯系的觀念、觀點、概念的總和,包括政治法律思想、道德、文學藝術、宗教、哲學和其他社會科學等意識形式。按照馬克思的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理論,一個社會的生產方式構成社會的經濟基礎,并在經濟基礎之上形成與之相適應的上層建筑,上層建筑包括政治法律制度性質的政治上層建筑,以及社會意識形態性質的思想上層建筑,隨著社會經濟基礎的改變,社會意識形態也將隨之發生變化,即由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所主導的社會意識形態,最終過渡到由社會主義生產方式所主導的社會意識形態。而在西方的后現代主義理論家們看來,馬克思所分析的19世紀中后期的資本主義,不過是西方資本主義的早期發展階段,西方的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在馬克思去世之后,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尤其是最近幾十年,西
上一頁1234下一頁
站內搜索
點擊排行
最近更新
乌鲁木齐酒店按摩女 20选5 山东十一选五 极速11选5 足球直播吻球网 wnba比分直播及数据 胜分差 江苏时时彩 安徽11选5 电竞比分网app 即时nba比分数据 雪缘棒球比分网 重庆百变王牌 浙江快乐彩 190足球即时指数 老快3 江苏十一选五